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射洪文明网 > 我们的节日
看看我们身边的“ 春节符号”
发表时间:2013-11-25 15:35:00 | 来源:中国江苏网
 

  大红的灯笼高高挂,倒贴的“福”字贴满了大街小巷,穿着新衣的市民在购物清单上写着对联、鞭炮等物,老人们则叮咛着年轻人过年应该注意的事项,联系着初几到谁家拜访……人、物、事,像一个个符号,向所有的中国人传达着这样一个信息――要过年了! 

  装饰篇 

  贴“福”字、写对联 

  春节到了,人们总会买来“福”字、对联、剪纸和一些装饰品,大红的主色调将家里装饰得喜气洋洋。而在中国千年传承的春节文化中,“福”字当之无愧地坐着“春节符号”的第一把交椅。大街小巷、家家户户张贴着的“福”字,告诉所有人:“春节到了。”“福倒了!”相信每个人孩提时都曾有过这样的一个疑问:“‘福’怎么倒着贴啊?”这样的疑问总会让大人们会心一笑。 

  在采访中,大多数市民都把这个“福”字当做“春节符号”的第一选择。“对联、剪纸什么可能不太一样,但福字是每家每户都会贴的,所以我选它作为春节的第一符号。”市民孙先生这样告诉记者。 

  和“福”字一起买回家的,一定是承载着新年希望的对联、剪纸、年画等装饰品,市民们也会根据自己的新年愿望购买不同的对联。刚找到新工作的王先生左挑右选,选中了一幅“鹏程万里凌云志,伟业千秋揽月宫”,以鼓励自己在事业上努力进取。今年9月份出了车祸的市民朱先生则是购买了一幅“年年顺景财源广,岁岁平安福寿多”…… 

  “不过现在对联和剪纸什么的也都不需要买了,银行、超市都会给一些对联当赠品。年画、剪纸这些东西,很多人家已经不贴了,会剪纸的人也越来越少。”今年79岁、家住宿豫区乾隆商贸城的老教师郑老这样告诉记者,他也是为数不多每年自己写春联的人之一。“我还是觉得一家人聚在一起写春联、剪窗花比较有趣,能让春节更有味道。” 

  记者在市区多家超市看到,纯粹的传统式年画样式较少,大都是用硬纸垫上海绵拼贴,既有传统文化气息又有新意,像一款两只白兔身着红色唐装拜年的年画很受市民欢迎。 

  “除了传统的对联、剪纸、中国结之外,这两年年饰也卖得比较好。”一超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当季的新年饰品越来越受欢迎。“很多年轻人会买一些兔子主题的娃娃、雕塑等装饰品,正好切合兔年新春的主题。” 

  饮食篇 

  年夜饭 话团圆 

  “当然是一家团圆的年夜饭,如果不是为了团圆,过这个年有什么意思啊?”很多市民认为,年夜饭才是一个春节最重要、最具代表性的符号。“一年到头哪一天能像年夜饭那样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啊!全家老少围桌而坐,说说笑笑,几天的辛苦就全忘了。” 

  冰箱里的鸡鸭鱼肉蔬菜瓜果,挂在阳台上的香肠腊肉,一道道精心准备的菜肴,丰富的年货都在为这顿一年一次的年夜饭做着准备。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年夜饭对于大多数人已经不再仅仅是“能吃到好吃的”。再者,宿迁是个外出务工人员大市,对于宿迁人而言,年夜饭中亲人团圆的意味也就更加浓重。 

  “已经快两年没见到孩子了,都不知道俺爸俺妈和孩子变成了什么样了,身体怎么样了。”在深圳打工的37岁市民孙继军从2009年春节过后,就成为了劳务大军的一员,离开了老家卓圩。2010年的春节,在外打工的孙继军为了多赚些钱而没能回家。大年三十的晚上,只能在电话里和家人说说话,听着孩子边哭边说:“俺爸,祝你身体健康!”……“虽然今年老板说给三倍工资,但我说什么也得回家看看。” 

  “今年每样都买,但是买得不是很多。”市民张女士认为年夜饭最好是“样多量少”,“我们一家三口一个正月也吃不了多少菜,再加上正月里经常走亲戚,聚在一起吃饭也是到饭店里,到最后都剩下不少。少做一点的话,不会浪费,吃完了可以再去买。” 

  现在已经200多斤的市民小李则担心这个春节怎么躲酒:“一个春节下来,至少得吃10顿吧。先不说那么多饭的热量,光是喝酒就够我难受的,不喝又好像很失礼。这样一个春节下来,肠胃难受不说,体重至少多了5斤。” 

  记忆篇 

  守岁、祭祀、贴门神 

  随着生活的变迁,一些传统的“春节符号”慢慢淡出了一些年轻人的视野。记者调查发现,在城区,祭祀、贴门神等传统习俗已经被年轻人渐渐省略了。 

  “工作了一年,春节应酬已经那么累了,假期里希望能好好休息一下。让我通宵不睡觉,不如让我好好睡一觉,假期过后才能好好工作。”年轻的小张对于守岁并不那么热衷。调查发现,守岁这个老传统,不但年轻人不关注,就连老年人也不讲究了。如果不是有“春晚”,很少有人愿意熬夜守岁。在“春节符号”的调查中,鲜有市民提起守岁这一项。 

  此外,像祭祀和贴门神这样的民俗,在都市中也难觅踪迹。多是一些传统的大家族中才能见到的景象。一些年轻人嫌祭祀用品购买起来也比较麻烦,就把这个民俗省略了。而像贴门神这样的风俗,则被一些年轻人认为“很老土”,也就和祭祀一样慢慢淡出了他们的视野。 

  拜大年、送祝福 

  亲友篇 

  “祝你新年发大财啊!”“谢谢啊!祝你新年高升!”最近走在街上,经常可以听见类似这样的对话。微笑着收到祝福、送去祝福,大年里,这样真诚的祝福不会少。 

  “以前拜年天寒地冻,骑着自行车跑十几里地,家家去拜年。一圈下来,人都累得不成样了。现在好了,路修到家跟前,公交通到村口,自己家也有摩托车、电瓶车,去哪又快又方便。”昨天下午,在幸福,记者遇到了从龙河来市区购买年货、今年62岁的张洪军。“我觉得春节最重要的就是到亲戚家串门,聊聊天。” 

  对于拜年,老教师郑老对于当今的情况有些担忧。“春节除了一家人团圆,庆祝一年的丰收和平安,祈福来年的健康如意之外。最重要的就是走亲访友,给亲戚朋友拜年。但是现在不少人都是电话、短信、网络拜年,不管是拜年的人还是收到祝福的人,感觉并不是那么真实。长此以往下去,拜年的味道就不会那么重了,人与人之间也就会越来越远,拜年也就变成了一种形式。” 

  今年已经快70的张忠老人则与郑老抱着相反的想法:“用电话、短信、网络拜年,说明大家的生活水平好了,科技进步了。不管形式怎么变,但中间蕴含的感情不会减少半分。” 

  放爆竹、收红包 

  孩子篇 

  对于孩子而言,新年到来就意味着尽情玩耍的假期、吃不完的零食、色彩缤纷的烟花爆竹、各式各样的新玩具和长辈们给的红包。玩具和红包,也就成了孩子们心中的春节符号。 

  “我要这个。”超市里的玩具专柜前,8岁的男孩张涵站在购物车里,指着一个玩具向爸爸妈妈说道,车栏里,已经放着很多零食和玩具。“年货已经买好了,今天是特意带孩子来转转,给他买玩具、烟花和零食的。”爸爸张先生告诉记者,他和儿子商量好了,儿子生日、六一儿童节等节日不会给他买玩具,到春节时给他多买一些。一个小时后,满脸高兴的张涵抱着新玩具高高兴兴地离开了超市。 

  “现在儿子每天数着手指头算今年能拿到多少压岁钱,多少要上交给我们,剩下的能买多少东西。”市民张女士告诉记者,对于儿子的行为她有些好笑也有些担心。“我们为了不养成他乱花钱的习惯,规定每年压岁钱至少上交一半,我们给存起来。哪知道现在这些孩子越来越精,前几天孩子外婆告诉我,说儿子要外婆给两份压岁钱,一份给爸爸妈妈,一份给他。”这可把张女士惊得又笑又气。 

  “给孩子投基金。”在幸福中路一家银行里,市民尹先生正在为孩子办理一份投资基金。“主要是用来给孩子上大学和结婚用的,从2月份就开始每个月交钱。”尹先生的孩子刚4岁,他认为现在过年给孩子红包不如给他一份未来的保障。“压岁钱会少给一点,有个好寓意。不想从小养成他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。”

责任编辑:刘亚宇

文明风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