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射洪文明网 > 魅力射洪 > 人文荟萃
红墙碧瓦饶益寺
发表时间:2013-11-25 17:13:00 | 来源:米胖网
 

  由射洪县城南下20公里,便是中国名酒沱牌曲酒的总部所在地柳树镇。镇南通济山半山腰上,绿荫掩映中,一大片殿、阁、楼、坊等古建筑若隐若现,朝晖夕阴,红墙碧瓦,古意盎然,这便是川中著名的开放寺庙,禅林胜地饶益寺。 

  出柳树镇,从通济山麓沿数百级石阶而上,有高六米的四层青石字库,有龙纹砖砌牌坊,牌坊两侧有对联:“彼岸向北流,有白鹤玉珠,左辉右映;斯山即西土,共青堤榆柳,日异月新”。西边侧门上有“龙盘”、“虎踞”二字,字体遒劲,为宋代名人手书,牌坊图案文饰皆极精美,特别是龙形花纹,云雾缠绕,曲绕盘桓,飞动流畅,堪称绝品。可惜此难得之物竟在文中毁于伧夫俗子之手。 

  从牌坊上行20米,为一石砌月台,月台前围以青石雕花栏杆,左右各一株榕树,荫翳蔽日,夏日凉爽异常。榕树后面便是大山门,门前原有乾隆年间雕刻的古石狮二只,已被毁。山门上左右各有行书木匾一道,曰“是禅林”、“金栗林”,字体恬淡雍容,筋骨内涵,传为明代书画家董其昌手笔。山门飞桅翘角,备极精巧。 

  从大山门进入,曾有天王殿,有木匾对联一副:弥勒佛笑众生,何日得了;释迦尊悲群迷,几时才休。天王殿左右各有走楼,走楼外有钟鼓楼,有大钟高约四米,重二吨多,钟面文字甚多,当年饶益寺鼎盛时期,清悦的钟声柳树全坝皆闻。 

  天王殿再前行是一个院坝,院坝后面,便是饶益寺的主体建筑大雄宝殿,殿内有大佛三尊,左右森然排列十八罗汉,大雄宝殿两壁均有大壁画,人物高达两米,栩栩如生,可惜也毁于十年浩劫。大殿为明永乐九年所建,占地330平方米,梁高8米,宝顶、屋脊高2米,共高10米,为中国传统的抬梁斗拱结构:以巧妙的杠杆原理,串联吻合,不用一枚铁钉,自然接为一个整体。檐下周围斗拱中有雀嘴36对,每对雀嘴之间,饰以彩色园筒图案三层。屋脊为陶砖镂空图案花纹,中部为琉璃宝顶串珠,二龙绕围屋脊,昂头与宝顶对峙,两尾飞扬,与宝顶形成一支巨大的笔架;龙身镶嵌青花瓷碗碎块,在日照下熠熠闪光。整个屋顶屋架结构古老,造型美观大方,五百年来经过多少兵荒马乱风吹日晒,仍安然无恙,为射洪县硕果仅存的精美的明代建筑艺术品。大佛宝殿右侧,有残碑一块,记载了饶益寺的建筑沿革和兴废经过。 

  大雄宝殿后面为玉皇楼,此楼为明万历二十六年所建,全楼占地200平方米,原有壁画68幅,内容多取材于《封神榜》,文革中部分被毁,现存有37幅;楼上所有抬梁枋均着彩色花纹图案,十分精美。 

  玉皇殿右侧又有观音殿,占地亦为200平方米,屋脊中间耸立着一块镂空七层陶砖牌坊,高180厘米,两龙背上骑坐陶塑像四个,较大佛殿制作更为精美。观音殿前天井内,有桂树两株,树龄已近百年。 

  饶益寺具有悠久的历史。据史料记载,通济山在很远的年代便有庙存在,屡经战火,无可考证。明永乐九年,邑人杨从义由进士历任刑工二部主事,荣归故里之日,捐出俸禄,重新营造房屋塑像,此为饶益寺中兴之始。多年后,其孙杨通三重述祖志,剃发为僧,惨淡经营,遂有较大发展。在清代,经济恢复,社会生活相对安宁,饶益寺香火旺盛,寺产曾增加数倍;寺庙曾于雍正至乾隆间重建,又于光绪间大加培修。 

  饶益寺历代名僧倍出,数其大者,有在清嘉庆年间前来挂锡的迥主大和尚,有出身本县的经学大师刘光谟之弟光馨大和尚,有光绪年间穷究佛教义理的彩灵法师,有活跃于二十世纪上半叶的取得佛学硕士学位的大忍法师。 

  上世纪五十年代,政权更迭之初,饶益寺被当作封建余孽扫除,尤其十年文革,大批珍贵建筑、碑匾、壁画等文物被毁,寺僧流落他方,数百年名寺风光一时间竟荡然无存,所幸历史规律不容逆转,几十年过去,寺庙得以重新开放,佛法得以重光。 

  “风流人物转眼淘空,挺万朵莲云,不逐大江东去;佛子优婆现身说法,愿凋枯荒裔,好随爽气西来。”今天,登临古寺,柳树坝子青堤古渡尽收眼底,使人心旷神怡;而涪江如练,缓缓东流,面对着千百年无限江山,又使人生出几许超脱,几许恍然,以及几许不尽的沉思。

责任编辑:陈晓芸

文明风采